《阿通正典》第十八章滛婦姧夫皆授首完結及《阿通正典》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阿通正典  作者:松柏生 書號:48603  時間:2019/6/23  字數:14577 
上一章   第十八章 滛婦姧夫皆授首(完結)    下一章 ( 沒有了 )
  愛珠挾著白敬泰沿江疾逃,一直掠過九眼橋,回頭一見沒有人追來,立即剎住身子,準備察看白敬泰的傷勢。

  倏聽“咻!”的一聲,十余粒藥丸自橋右那株樹后出。

  愛珠冷哼一聲,出掌劈,卻又倏然改變主意。

  她不劈碎那些藥丸,樹后立即又出十余粒藥丸,一陣“波…”連響過后,愛珠二人的頭頂已被一大蓬紅煙罩住!

  愛珠慣以毒藥傷人,見狀之后,神色一變,立即閉氣封向外掠去。

  那知,她的身子剛一閃動,一道灰影已截住她的去路,兩道狂飆閃電般罩向她,得叱踉蹌后退!

  那蓬紅煙立即罩住她的顏面。

  那道灰影正是積心處慮要復仇的莫忘歸,只聽他冷哼一聲之后,立即朝遠處掠去。

  愛珠入一絲紅煙,臉上又被紅煙罩住,神智立覺一陣暈眩,她不由暗道一聲∶“不好!”她慌忙朝上風之處掠去。

  落地之后,足下一陣踉蹌,全身立覺一熱。

  她由于身上未帶任何解藥,慌忙將白敬泰放在地上,蹲在他的身邊,焦急的將他身上的藥瓶全掏了出來。

  她正辨識何瓶是解毒或療傷藥丸之際,身負重傷的白敬泰已低吼一聲,用力的將她抱在懷中了。

  莫忘歸方才所擊碎的那些藥丸乃是“高單位”綜合媚藥,白敬泰身負重傷,因此,立即開始發作。

  愛珠天,被他這一摟,整條“馬奇諾防線”立即垮掉,兩人立即擺開陣勢,準備要“坦克大決戰”

  一陣“裂…”的撕衣聲音,立即掀起決戰的序幕。

  白敬泰立即瘋狂的揮師進攻!

  愛珠嚴陣以待,毫不容情的還擊著。

  戰火立即升至沸點!

  白敬泰原本已經身負重傷,不但沒有好好的調息養傷,反而做劇烈的決戰,因此,在盞茶時間過后,立即開始吐血。

  愛珠將他的頭扭到一旁,讓他去吐個過癮,口中去嗲聲朝站在橋上免費欣賞『活宮』的人們道∶“那個好人兒要來幫幫忙呀?”那些人一見白敬泰邊干活邊吐血,加上目睹他們敢傷風敗俗的公開表演,此時雖聽“懿旨”宣召,他們仍嚇得朝后退去。

  愛珠心知自己中了這玩意兒,如果不身,必然只有內自焚,全身血管寸寸爆裂而亡一途。

  因此,她豈能失去男人?

  只見她悄悄的倒出十余粒藥丸,功聚右掌,迅朝那些人擲去“哎喙聲中,立即有五十受傷倒地。

  五人之中,有兩人未被制住麻,因此,立即起身逃去。

  另外那三人嚇得高聲求饒不已。

  愛珠心中大安,樂得格格連笑不已。

  白敬泰卻呃呃連連吐血不已。

  那血由鮮紅逐漸的轉成暗紫

  一口口的鮮血逐漸的變成一絲絲黑紫了!

  終于,在一聲慘叫之后,一命嗚呼哀哉了!

  白敬泰一輩子好,最后終于慘死在“上”上天報應,豈是不

  愛珠格格一笑,將白敬泰擲開之后,身似旋風般掠到橋上,雙手一抓,分別抓著一位大漢回到樹下。

  一陣“裂…”撕衣聲音過后,一位大漢已被剝得光,愛珠纖掌一陣捏,好似變魔術般立即創造出一門炮了。

  一聲笑過后,她開始“陸地行舟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在落之際,那三名大漢已經“丟盔棄甲”有氣無力的躺在地上了。

  愛珠正再度令他們進行“第二”之際,突覺右點一麻,全身立即一僵,不由令她魂飛魄散!

  莫忘歸一笑,幽靈般出現在她的身前。

  “你…你是誰?”莫忘歸嘿嘿一笑,扯下了面具。

  愛珠神色大變,失聲叫道∶“原來是你!”

  “嘿嘿!想不到吧!人,你等著接受報應吧!”說完,右掌虛空連按。

  他恨透了愛珠,因此,連碰也不碰她一下。

  愛珠只覺全身血之內有如萬蟻在爬行啃咬,不住嚎叫哇!歸哥,…我…知道…錯了…你…你原諒我吧!”莫忘歸凝立不動,好似一具石人。

  愛珠疼痛萬分,慘嚎連連。

  黑夜已經籠罩大地,偶而出現的路人聞聲之后,紛紛快步離去,入城之后,紛紛奔相走告,膽大的人們相繼前來觀看。

  艾文仲,石碧卡,辜芳,辜晶及艾采靈也聞聲而來了,他們目睹這幕慘狀,立即肅然凝立不動。

  不久,甄通及艾天嬌,艾天媚也聞訊趕來了,當他剛瞧清是莫忘歸在欣賞愛珠慘嚎之際,他不由一怔!

  就在此時,突聽愛珠厲吼一聲,一股熱血沖口而出,七孔立即鮮血直冒,全身立即變成一片烏紫

  莫忘歸如釋重負的吁了一口氣,立即拍開那三名大漢的道,可是他們既身又受驚,根本爬不起身子。

  莫忘歸冷哼一聲,回頭一看見到艾文仲,立即傳音道∶“艾兄,我在里余遠處那株槐樹下等你們。”說完,足若水的飄然向東馳去。

  石碧卡張口叫,卻已被艾文仲伸手阻止。

  艾文仲這一伸手,立即被甄通發現,樂得他立即叫道∶“夫子,阿卡,靈妹,芳妹,晶妹,你們在此地呀!”話未說完,他已疾掠過去。

  石碧卡緊緊的握著他的雙掌,叫道∶“阿通,聽說你被那兩個查某抓走了,你是怎么溜出來的?”

  “哇!黑白講,是誰說我被人抓走的,我怎么會那么漏氣呢?我是和她們兩人到別處去辦事啦!”說完,掙開雙手牽著低垂嬌顏的艾天嬌及艾天媚走向艾文仲。

  艾文仲哈哈一笑,道∶“誤會,全是誤會,咱們找個地方聊聊吧!”說完,拉著石碧卡疾掠而去。

  “夫子,你干嘛走這么快呢?阿通他們還沒跟來哩!”

  “阿卡,咱們別做電燈泡啦!”

  “什么叫做電燈泡呢?”

  “你在吃東西的時候,如果有人來要和你聊天,你雖然不想分一些給他吃,可是你又不方便,你會不會覺得不高興?”

  “會呀!可是,阿通沒有在吃東西!咦?他怎么在吃她的嘴呢?哎唷!怎么又換一個了,真心!”艾文仲一見甄通正激動的摟吻著辜芳,立即拉著石碧卡朝前馳去,不久,已經見到莫忘歸凝立在樹旁。

  “莫兄,大仇得報,恭喜你!”

  “這全仗阿通的幫忙,說來應該感謝你哉培阿通哩!”

  “小弟不敢居功,若非『天機心法』妙用無窮,阿通豈有如今之成就!”

  “一切全是緣份,艾兄,小弟經此一劫,深感以前太過于狂妄及意氣用事,從今以后,將潛心修道,不履風塵。”

  “莫兄,你切莫如此,這群年青人尚需你的指導哩!”

  “該教的全教了,剩下的全靠他們的修練了,所幸有令嬡五人陪阿通,否則,我會一輩子愧疚不安。”

  “可是,阿通與春風莊主之血仇大恨…”

  “哈哈!令弟已經死于白敬泰之手中了!”

  “什么?真有此事?”自遠處馳過來之甄通六人亦聞及此言,因此,齊皆加快身法,剎那間即已掠到莫忘歸的面前。

  “阿通,我一直在跟著你們三人及跟蹤愛珠之行蹤,此事是白敬泰親口向愛珠說的,豈會有假。”艾天嬌忙問道∶“前輩可否詳述一番。”

  “可以,白敬泰趁雨夜潛入春風莊,制住令尊及令堂之后,指揮其心腹展開拼斗,在不敵之際,便殺死令雙親,單獨突圍而出。”艾天嬌及艾天媚悲呼一聲∶“爹!娘!”身子不由一晃。

  辜晶及艾采靈急忙扶住她們低聲勸慰著!

  艾文仲亦搖頭低聲道∶“自作孽不可活,真是報應!”莫忘歸自懷中取出一份顏色斑黃的薄絹,遞向甄通道∶“阿通,大叔的一生積蓄全藏于此,你收下吧!”

  “哇!這怎么可以呢?大叔,我在天風莊撈了不少的黃金,已經夠我吃喝幾輩子了,你留著吧!”

  “阿通,大叔的心愿已了,即將入山修道,你就將大叔這些積蓄拿去救濟貧窮孤苦無依的人吧!”

  “大叔,你對我恩重如山,你就留下來,讓我略盡孝道吧!”

  “哈哈!夠了!你有這份心意,大叔就很安慰了,艾兄知道大叔的身世,你向他詢問之后,就不會怪大叔要歸隱了!”說完,飄然離去。

  甄通尚追去,已被艾文仲制止,夜空中立即傳來∶“芳原綠野姿行事,入遙山碧四圍,興逐紅穿柳巷,困臨水坐苔磯;莫辭盞酒十分勸,只恐風花一片飛;況是清明好天氣,不妨游衍莫忘歸。”聲音悠悠飄于夜空,人卻已杳然。

  艾天嬌失聲叫道∶“莫忘歸!瀟湘美郎君莫忘歸!”艾文仲頷首道∶“嬌兒,你說得不錯,他正是天下第一高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瀟湘美郎君莫忘歸。”說完,揭下面具含笑瞧著她們。

  艾天嬌“啊!”了一聲,低聲道∶“伯父,是您嗎?”

  “哈哈!不錯!”艾天嬌及艾天媚立即要跪地行禮道∶“嬌兒,媚兒,元兇白敬泰既已授首,咱們帶他回莊去吧!”子夜時分,皓月當空,艾天嬌及艾天媚跪伏在春風莊后院一大一小墳前,泣不成聲,身后跪了百余名莊叮艾武仲、甄通、石碧卡、辜芳、辜晶及艾采靈肅然站在一旁默默的瞧著這幕哀傷感人的場面。

  桌上擺著鮮花、白燭、牲禮品及白敬泰的首級。

  好半晌之后,艾文仲沉聲道∶“各位起來吧!”辜晶及艾采靈立即上前扶起艾天嬌二女。

  眾人起身之后,艾文仲沉聲道∶“各位,你們定知道我是誰了吧?”艾倫恭聲道∶“莊主生前再三提及您,想不到在本莊最風雨飄搖之際,您適時回來,真是本莊之大幸!”艾文仲搖頭道∶“我此次回來,并非要主持整頓莊務,我只是要澄清恩怨,免得后糾不休。”

  “請您明示?”

  “莊主及夫人是否死于白敬泰及其心腹之毒手?”

  “不錯!白老賊已伏誅,其心腹亦盡斃,此仇可以揭過。”

  “大公子死于愛珠之手,愛珠亦已授首,此事可否揭過?”

  “不錯!”

  “二位侄女與甄少俠即將成親,前嫌盡棄,對不對?”

  “不錯!”

  “唉!昔年莊主殺害甄少俠之雙親,以甄少俠諸人的武功,他們若執意要毀掉本莊,并非是一件難事,對不對?”

  “是的!”

  “好!事已至此,各位今后有何打算?”那批人面面相覷,作聲不得。

  艾文仲等候半晌之后,沉聲道∶“各位皆知春風莊的聲譽并不佳,又樹下不少的強敵,區區幫莊能阻止來人來尋仇嗎?”那批人不由神色一變!

  “各位,據嬌兒表示莊中尚有不少的財產,我打算贈送各位一份財物,只要各位安份守已,足夠安家生活了,至于剩下來的財物,悉數畋丐幫之人去從事慈善工作,以略贖本莊之過。”說至此,雙目神光炯炯的瞧著每個人。

  艾倫立即朗聲道∶“在下遵命。”眾人見狀,紛紛表示同意。

  艾文仲吁了一口氣,道∶“好!多謝各位的支持,艾兄,請你造具名冊,明午開始發放財物。

  翌午后,在艾文仲、艾天嬌、艾天媚及艾采靈督導艾倫發放每位莊丁的安家費之際,甄通、辜芳及辜晶已駕鶴低達黃山派。

  三人甫落地,辜怪已經率領派中長老出

  在辜晶的引見下,黃山派高手們見識了這位扭轉乾坤的年輕高手,同時欣然將他入正廳。

  辜晶向眾人告罪之后,帶著辜芳到兒時居住嬉玩之處去打轉,企圖能夠加深印象,恢復記憶。

  甄通則向辜怪諸人簡介自己的身世以及春風莊即將解散之事,聽得眾人欣慰的頷首不已!

  他們三人在黃山派盤桓二天之后,立即按照預定的行程向辜怪諸人告別,同時相約于中秋佳節在蘇州舉行婚禮之事。

  大鶴上空之后,立聽坐在最后面的辜晶欣喜的叫道∶“通哥,芳姐已經恢復一些記憶了哩!”

  “哇!這是正常現象,我相信在今年底以前,一定可以完全恢復記憶,所以,我才急著要在中秋成親呀!”

  “為什么呢?”

  “哇!我擔心芳妹一恢復記憶,就舍不得出嫁呀!”

  “嘻嘻!姐,你會如此嗎?”

  “呸!少聽他胡扯,他呀!隨時隨地想要吃別人的豆腐,你最好少和他扯,否則,一定會暈頭轉向的!”

  “嘻嘻!真的嗎?”

  “哇!芳妹,請你就事論事,千萬別作『人身攻擊』,否則我會擂鼓控告你謗的!”

  “呸!你敢嗎?”

  “哇!我有什么不敢的,我已經好久沒有『動』你了,看樣子,今天是良辰吉時哩!鶴兒,找個地方降落吧!”說完,輕輕的朝鶴首一拍!

  大鶴立即俯沖而下!

  辜芳又羞又急,忙叫道∶“不行啦!”

  “哇!為何不行?『好朋友』還沒走呀?”

  “不是啦!咱們要去華山見姥姥,別來啦!”

  “好吧!算你有理!鶴兒,繼續前進吧!”大鶴長唳一聲,翅疾飛而去。

  申初時分,大鶴尚在華山派上空盤飛下降之際,華山姥姥,掌門人清虛道長,萬太平及派中高手已在院中列隊恭了。

  甄通令大鶴降在大門外,與辜芳,辜晶神色恭謹的走入大門,先后向眾人行禮問好。

  眾人對于這位華山派的乘龍快婿之至,不但錯鼓齊鳴,而且破天荒的燃炮相

  入廳就座之后,華山姥姥慈聲道∶“甄少俠,請恕姥姥自作主張,先行喚你為通兒了!”

  “咳!承蒙不棄,甚感榮幸!”

  “呵呵!威震江湖的春風莊毀于你之手,華山派能與你攀上關系,實在是一件可喜可賀之事!”

  “哇!實在不敢當,在下才疏淺學,燥燥的,今后尚只姥姥及各位前輩多加指正!”

  “呵呵!通兒,你太客氣了,我接到丐幫送來靈兒信柬之后,獲悉你們將在中秋成親,對不對?”

  “是的,地點就在蘇州開講茶肆,除了舉辦簡單的婚禮之外,打算擺幾桌薄菜淡酒,各位務必要光臨!”

  “呵呵!一定!一定!姥姥等待這天已經等得好外了,對了!有沒有需要華山效勞之處?”

  “哇!不敢勞駕,已經由丐幫全包了!”

  “呵呵!好!大喜之,就幫華山留五十個座位吧!”

  “哇!多謝捧場,謝啦!”三后,甄通三人降落于蘇州城郊,目送大鶴回去接艾家三位姑娘之后,立即行入城內。

  當他們回到開講茶肆大門前之際,突見頭家伍德帶著其子伍旺及保正李安,正與一名中年化子理論著。

  甄通立即叫道∶“哇!吃太啦!吵什么吵?”伍德一見到甄通,只覺甚為眼,可是,他實在不敢相信那個猴死砡仔會搖身一變為大少爺。

  何況辜芳及辜晶的清麗更令他不敢相信。

  因此,他立即叫道∶“你是誰?干你何事?”甄通尚未回答,伍旺已叫道∶“咦?你不是阿通嗎?”

  “哇!還是阿旺仔厲害,頭家,你不行了啦!年紀大啦!頭昏眼花啦!該退休了啦!”伍旺立即接道∶“對!對!爹!你該退休啦!把家…”

  “住口,我還想留點棺材本哩!”伍旺臉色一紅,低聲道∶“爹,在外人面前,給我留點面子啦!何況,我已經好久沒有和阿通見面了!”

  “媽的!虧你說得出口,你想一想,阿通當年是什么模樣,現在是何等的風光,而你呢,游手好閑,…”

  “爹,別說下去啦!有沒有錢?我要走啦!”

  “沒有!”

  “爹,賞個臉嗎?”

  “沒有就是沒有,你趁早滾吧!”

  “這…這…”“哇!阿旺仔,你缺多少?”

  “這…這怎好啟口呢?”

  “哈哈!再怎么說,咱們已曾『同居』過好幾年,我也吃了你不少你不要吃的東西,你開口吧!”伍旺試探的問道∶“真的嗎?”

  “哇!當然是真的啦!我目前的身價是天天『漲停板』,怎會似以前那樣的扯蛋呢?”

  “好!那就借這些吧!”說完,右手五指一張。

  “哇!五萬兩呀!”

  “沒…沒有那么多啦!我只是欠了一萬四十余兩銀子,今天是最后一天的期限,所以,咳咳!想向你借個…”

  “哇!你拿去吧!”說完,隨意掏出一張銀票入他的手中。

  伍旺為了避免被甄通“晃點”立即打開銀票一瞧,這一瞧,瞧得他立即叫句∶“我的嗎呀!”伍德湊近一瞧,立即瞪目張嘴說不出話來。

  一千兩黃金哩!

  而且是全國第一天字號京華銀樓的銀票哩!

  “哇!阿旺仔,是不是太少啦!”

  “不!不!太多啦!多得嚇死人啦!不行!無功不受祿,我絕對不能收下這么重的禮,你收下吧!”甄通知道他在裝模作樣,立即叫道∶“哇!阿旺仔,咱們來打個賭,你若贏了,這張銀票就歸你,你若輸…”

  “怎么樣?”

  “罰你在我這兒做工,做到今年中秋節,如何?”

  “這…打什么賭?”甄通將背上那支煙斗取下來,用右手食、中、無名指三指挾著它,一邊打轉一邊道∶“阿旺仔,你如?能連續舉它盞茶時間,這張銀票就是你的啦!”

  “好!好!好!”“哇!你如果舉不動呢?”

  “我就到這里做工,做到中秋節。”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啦!我若反悔,就是王八蛋!”伍德氣得就破口大罵。

  甄通立即含笑問李安道∶“保正大人,你可否作證?”

  “沒問題!一句話!”

  “好,我把這支煙斗放在地上,不管你用什么姿勢,只要能夠舉起它,而且支持盞茶時間,這一千兩銀子就是你的啦!”此言一出,那十余名丐幫弟子及在遠處圍觀之人群,不由失聲驚呼,不由自主的走了過來。

  伍旺將銀票入甄通的手中,含笑問道∶“阿通,可以開始了吧?”

  “哇!可以呀!不過,小心別扭傷手,或砸傷腳!”

  “哈哈!安啦!要舉這個玩意兒太簡單啦!比女人的子還容易!”說完,右手立即抓向那支煙斗。

  觸手之處,一陣冰寒,使他打個寒噤,立即縮手。

  眾人不由哄然大笑!

  “阿通,你在搞什么鬼呀?”

  “哇!沒有呀!”說完,右手一伸,來回撫摸著煙斗,然后以手指將它挾了起來,輕松愉快的左右翻轉把玩著。

  伍旺雙掌連得熱乎乎之后,叫道∶“看我的!”甄通立即將它放在地上。

  伍旺一弓,手一摸到那支煙斗,不由又打了一個寒噤!

  他慌忙松手,叫道∶“古怪!”伍德立即問道∶“阿通,可不可以墊布呀?”

  “可以呀!”伍旺叫聲∶“等一下!”立即跑回家去。

  甄通含笑道∶“頭家,保正大人,你們還記得買下此店的洪仁章洪大叔吧?這些人是來替他修飾房子的!”伍德一心一意要得到那一千兩銀子,立即含笑道∶“原來如此,各位,是我誤會了,真對不起!”說完,朝那些叫化子哈鞠躬不已。

  甄通暗罵一聲∶“死要錢!”立即含笑朝那些叫化子道∶“各位,辛苦你們了你們去忙吧!”群丐剛進去廳中,伍旺已拿著兩條巾跑了回來,他根本連招呼也不打,立即彎抓起那支煙斗。

  伍德見狀,立即哈哈一笑!

  “哇!保正大人,麻煩你開始計時吧!”那知,他剛把話說完,伍旺已經叫一聲,手將那支煙斗擲下。

  甄通右腳一抬,腳尖朝煙斗一點,右手一抓,立即將它抓入手中,道∶“哇!你要不要再試一試?”

  “這…好冷喔!”伍德瞪了他一眼,吼道∶“冷什么?快回去多包幾條巾啦!”

  “是!是!”甄通含笑將那支煙斗放在地上,立即朝遠處的人揮手致意。

  半晌之后,伍旺的雙掌已綁了一大圈巾跑了回來,在他的背后,其娘伍氏及其妹伍鈴也跑了過來。

  甄通暗暗冷笑,不言也不語。

  伍旺彎抓起那支煙斗,居然發現由于綁太厚的巾,居然抓不起來,不由急得頭大汗。

  伍德立即彎要幫他的忙!

  人群之中,立即有人叫道∶“不要臉!”甄通含笑道∶“沒關系,父子同心,切玉斷金,加油!”伍德尷尬的低咳一聲,立即抓向那支煙斗。

  那知,入手冰冷,嚇得他慌忙退開!

  伍氏罵聲∶“笨蛋!”立即親自出馬!

  那知,給果也是一樣!

  “哇!可以用鞋尖挑呀!”一言驚醒夢中人,伍氏立即以鞋尖冒著冰冷之氣,有一下沒一下的將那支煙斗踢向伍旺的手中。

  有恒為成功之本,那支煙斗終于滾入伍旺的手中了!

  人群立即傳出一陣嘆息聲。

  伍旺剛抬起那支煙斗,伍德立即叫道∶“李兄,請開始計時,不要忘了,只是盞茶時間而已喔!”李安忙道∶“我知道!我知道!”那知,他剛“道”完,伍旺立即顫抖叫冷了!

  伍德忙叫道∶“阿旺,忍著點啦!一千兩銀子哩!”伍氏乾脆走過去托著伍旺的右臂,叫道∶“阿旺,多忍一下!”人群中立即有人噓道∶“不要臉!”伍氏乾脆閉上雙眼,得意的微笑著!

  倏見伍旺身子一顫,急忙縮手。

  那支煙斗立即疾墜而下!

  甄通存心要修理這個見錢眼開的刻薄女人,因此,只出聲叫句∶“哇!小心!”卻不出手相救。

  “拍!”一聲,那支煙斗結結實實的砸中伍氏的右腳面,疼得她叫聲∶“哎唷!疼死我了!”立即倒在地上。

  伍德慌忙彎下,就把那支煙斗拿開。

  那知手剛沾上煙斗,立即覺一陣冰冷,慌忙松手后退!

  經這一碰,立即又碰疼伍氏的傷口,疼得她叫道∶“你這個死人想害死我呀!哎唷!疼死我了!”伍德當眾挨訓,臉色立即一陣紅一陣白!

  甄通輕松的抓起煙斗,一瞧伍氏被砸之處已有血跡浸出鞋面,立即暗笑道∶“哇!蒼天有眼,報應不!”表面上,卻佯叫道∶“哇!糟糕,血了哩!頭家,快扶她去療傷吧!否則,這只蹄子恐怕會廢掉哩!”伍氏立即破口大罵道∶“猴死砡仔,你在胡說些什么?老娘又不是畜生,那有什么蹄子的!”

  “哇!失禮!失禮!是我失言,你快點回去養傷吧!”伍氏立即叫道∶“阿旺,扶我回去。”伍旺早已想溜了,一聽老娘吩咐,應了一聲,立即跑了過來。

  甄通立即含笑道∶“阿旺仔,你想反悔呀!”

  “我…我…”伍氏破口大罵道∶“猴死砡仔,你害老娘受傷,老娘尚未找你算帳,你居然還敢刁難阿旺呀!”甄通皺眉道∶“哇!好潑辣的『恰查某』,頭家,我真佩服你的修養!”說話之中,朝她的啞送了一道指風。

  伍氏瞪目張嘴,可是卻發不出聲音,不由令她大駭。

  情急之下,她用力的吼叫著。

  可是,仍然是有叫沒有聲音,她顫抖了!

  “哇!頭家,各位鄉親,這下子安靜多了吧?大家也覺得輕松不少了吧?哇!怪不得官方要取締嗓音!”立即有人應道∶“阿通,你說得不錯!這只母老虎實在太兇悍了,我們實在受不了她天天在訓夫罵子!”伍旺大吼一聲,就朝他人奔去。

  甄通送他一道指風,同時揶揄道∶“哇!阿旺,你想溜呀!三冬五冬─還早得很哩!”伍旺立即僵立不動,朝他揚臂跨腿之怪模樣,眾人不由大笑!

  伍德急忙叫道∶“阿通,你,你太過份了吧!”

  “哇!頭家,你真是狗咬呂賓不識好人心,我替你減少噪音及教訓逆子,你怎么用這種態度對待我呢?”伍德窘緊著臉,訥訥無語。

  李安立即陪笑道∶“士別三,刮目相看,阿通,想不到你也練成了一身武功,你就別與他們計較了吧!”

  “哇!保正大人,你是指那件事?”

  “這…他們二人…”

  “哇!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替她解去道,至于阿旺,因為雙方言明在先,請恕在下不能遵命!”說完,右掌隨便一揮,伍氏吐口濁痰,立即呃了一聲。

  惡心怕硬,她不但不敢吭聲,更不敢瞧甄通一眼,立即由伍玲挾著一跛一跛的朝家中行去。

  李安尷尬的一笑,不知如何再啟口!

  “哇!在下忙得很,恕不奉陪啦!頭家,你如果不怕阿旺仔岔了氣,你就把他抬回去吧!”說完,逕自帶著辜芳二人返身入廳!

  伍德進退不得,只好愣立當場!

  李安道句∶“伍兄,小弟尚有事,先失陪了!”立即匆匆的離去了。

  眾人笑嘻嘻的邊談邊離開去。

  甄通一見伍氏父子尚在院中,朝中年叫化吩咐數句,立即帶著辜芳及辜晶二人到蘇州去逛街了。

  黃昏時分,當他們用完晚膳,悠悠哉哉的回到家中之際,卻見院中及每處房間皆燭火通明,不由一怔!

  一見伍旺仍然木立在院中,伍德已經不知去向,他立即自言自語道∶“哇!是誰在房內呢?否則,怎會大放光明呢?”伍旺立即陪笑道∶“阿通,是夫子及阿卡回來啦!還有三位很正點的姑娘哩!想不到阿卡居然如此的福不淺!”甄通瞪了他一眼,叱道∶“哇!大嘴巴!是誰教你說話的?罰你當啞巴,繼續再站一天的衛兵!”說完,迅速的制了他的麻及啞

  伍旺一見自己果然叫不出聲音,嚇得險些暈倒!

  倏聽艾采靈脆呼一聲∶“通哥,芳姐,晶姐!”立即和艾天嬌及艾天媚似彩蝶翩翩自廳中掠了出來。

  甄通存心讓伍旺見識一下,因此,含笑站立不動。

  艾采靈三女剛欣喜萬分的掠到甄通的面前,甄通立即一一摟著她們,左頰右頰親個不停!

  伍旺瞧傻眼了!

  甄通哈哈一笑,大步朝大廳行去。

  入廳之后,只見艾文仲及石碧卡正在擺設菜肴,他立即叫道∶“哇!阿卡,你還會做菜呀!”

  “哈哈!簡單啦!我另外學了幾道菜,你們吃吃看!”

  “哇!早知道如此,方才就別在外面吃了!”

  “喂!阿通,你真的不肯賞臉呀?”

  “哇!別火!別火!來!咱們捧捧場吧!阿卡大師的手藝是頂呱呱,嗄嗄叫的,不要錯失良機呀!”眾人微微一笑,立即就座取箸用膳!

  石碧卡見狀,樂得合不攏嘴!

  半晌之后,艾文仲含笑道∶“阿通,再過八天,你就要成親了,最好不要與這些凡夫俗子計較!”

  “哇!他們實在太過份了,我只是略為修理一下而已。”說完,將白天之事說了一遍!

  諸女聽得捂嘴輕笑不已!

  石碧卡樂得大叫道∶“贊!贊!有夠贊!真過癮!”翌辰未時分,甄通率領五女拿著艾文仲開具之“采購清單”上街去大肆采購及套量禮服。

  艾文仲則分赴各酒樓訂購酒席。

  石碧卡拿一張椅子端坐在伍旺的身邊,邊吃點心邊對他“精神講話”逗得伍旺淚下如雨!

  他并非感動得掉眼淚,而是趐為受不了全身的酸麻,疼痛及饑餓,偏偏又無法說話,只好以淚水表達意見了。

  可惜,他運逢衰尾,遇見不開竅,誓死貫徹甄通命令的石碧卡,根本不能打動他的“芳心”!

  伍德曾來探望數遍,可惜均被石碧卡“驅逐出境”氣得他在一怒之下,立即跑到縣衙去告狀了!

  半晌之后,六位差爺怒氣沖沖的隨著伍德來到現場了。

  石碧卡立即暗道∶“媽的!夫子猜得可真準,頭家果然去搬救兵了,我可不能漏了詞兒哩!”他立即起身拱手道∶“大人,你好!”“哼!阿卡,你怎可胡亂抓人呢?你知不知道這是犯法的?”

  “我在保護他呀!既然有大人出面,我沒事了!”說完,逕自走回廚房去做菜!

  那位捕頭得意洋洋的令兩名捕快將伍旺抬起之后,立即離去。

  晌午時分,甄通諸人與那十余名叫化正在用膳之際,突見百余名叫化各持工具行入院中,眾人慌忙出

  帶頭的是丐幫首席長老天龍丐,只聽他朗聲道∶“甄少俠,老化子奉幫主之命,要在兩之內布置妥房及禮堂。”

  “哇!太勞動諸位了,真『歹勢』啦!”

  “甄少俠太客氣了,以你對武林的貢獻,又捐了數百萬兩的財物,敝幫弟子能夠為你略盡綿薄之力,甚感榮幸!”

  “哇!實在太感謝各位了,各位一起來用膳吧!”

  “謝啦!我們已用過膳了,少俠,你們繼續用膳吧!我們必須先去勘察環境以及設計一番!”人多好干活,兩天不到,開講茶肆不但奐然一新,而且四周遍掛燈燭彩帶,一片喜氣洋洋!

  萬事皆備,只等五天后的成親大喜了!

  可是,在二天后,身為總招待的艾文仲立即暗暗叫苦了,因為,各大門派居然聞訊派人前來祝賀了!

  而且,一來就是四、五十人以及一箱箱的厚禮。

  原先所訂的三家客棧不到半天的時間,立即宣布客得只好再另外訂了六家客棧了。

  那知,在當天晚上,立即又客了,艾文仲略一思忖,立即將全蘇州的六十余家客棧全部包下了。

  為了擺設那些厚禮,艾文仲只好選擇一家客棧,吩咐六名丐幫弟子負責登記及保管工作。

  翌午時初分,一向不輕易在武林中面的九大門派掌門人赫然同時出現于蘇州城東門外。

  事先抵達蘇州之各大門派高手,聞訊之后,紛紛趕往駕。

  蘇州城民未曾見過這九位仙風道骨般的有德之士,因此,人人爭相探首企望并低聲詢問他們抵達蘇州之原因。

  蘇州府城大人周慕書之女乃是峨嵋掌門人之俗家弟子,聞訊之后,驚喜萬分的趕往駕!

  于是一行五百余人,立即浩浩的行往“開講茶肆”沿途好奇跟來觀禮的人更是不計其數。

  甄通及五女想不到會有如此盛大的場面,立即將九位掌門人入大廳,周府大人謙敬的與眾人在門外恭候。

  石碧卡見狀,立即拿著一張椅子供他休息,那知,卻被周大人含笑予以婉拒,并低聲向石碧卡詢問甄通及五女的情景。

  石碧卡一見一向高高在上的府城大人居然對自己如此的客氣,他立即一五一十的將所知情形說了出來。

  縣太爺及那名捕頭一聽府城大人來到開講茶肆,慌忙趕來要請安,卻被周大人揮手予以制止。

  此時,石碧卡正提到莫忘歸以重金買下“開講茶肆”的情形,縣太爺一見周大人眉頭一皺,立即暗感不妙。

  他立即向那名捕頭低聲吩咐數句。

  盞茶時間過后,伍德一家四口已經惶恐萬分的被“請”到縣太爺的身后,準備“候訊”了。

  他們一見至以府城大人為首的近千人,將街道擠得水不通,在專心聽石碧卡“演講”他們不由緊張萬分。

  他們偷偷的朝廳中一瞄,暗暗嘀咕那九名和尚、尼姑、道士及年紀不一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連府城大人也只有“陪站”的份兒!

  他們就一直提心吊膽的罰站著。

  甄通一邊與九位掌門人聞聊,由于石碧卡的嗓門甚響,他立即隨時收到他的“實況轉播”

  石碧卡這個傻大個兒,想到什么就說什么,雖然毫無頭緒,眾人卻可以了解到甄通的武功高強到何種程度。

  突聽一人問道∶“石少俠,請說說新郎和新娘的戀愛故事!”甄通立即暗喊救命∶“哇!蚵面豆腐!眾神佛保佑,千萬別讓這個大嘴巴胡說些什么?”

  卻聽石碧卡叫道∶“失禮,我不喜歡談論女人的事情,麻煩你自己去向他們問吧!失禮!”說完,繼續報導他自己與甄通聯手對付艾天豪所指揮的“五行大陣”和強弩陣之情景哩!

  在場之人很多是吃過“五行大陣”的苦頭,因此,不由暗暗敬佩甄通及石碧卡幾位年輕人的駭人造詣!

  甄通暗暗松了一口氣,立即含笑朝九位掌門人道∶“諸位前輩,晚輩實在很感謝您們不辭辛苦的趕來參加晚輩的婚禮!”少林掌門海因大師雙掌合什慈聲道∶“阿彌陀佛!聽施主之言,老衲甚為慚愧,因為敝派一直沒有為降么盡過力。”

  “哇!大師,殺焉用牛刀,對付春風莊這種跳梁小丑,何必驚動諸位前輩呢?各位請稍坐,晚輩出去一下!”說完,朝眾人供手一揖之后,掠到伍德的面前。

  伍德以為他要找自己算賬,嚇得急忙求道∶“阿通,求求你饒了我吧,以前全是我的不是!”“哇!頭家,你別緊張,你以前對我不大夠意思,可是,你畢竟讓我有個安定的棲息之處,謝啦!”一頓之后,他站在椅上先朝眾人拱手之后,朗聲道∶“周大人,各位前輩,很感謝您們撥駕來參加我的婚禮!

  “憑心而論,我是天下最幸運的人!因為,我雖然吃了不少的苦頭,可是,卻有不少人在幫忙我,否則,我豈有今的成就!”少林掌門海因大師聞聲,含笑走到甄通的身邊,先朝眾人合什過后,慈聲道∶“阿彌陀佛,老衲少林海因,目睹群英濟濟,甚感欣慰!

  “甄施主方才所言確系出自肺腑,不過,老衲倒有一個感觸,那就是自助人助,若非甄施主自立自強,豈能熬到今之成就?”眾人聽得頷首不已!

  “阿彌陀佛!老衲今天是以感恩的心情,來參加甄施主的婚禮,因為,若非他力挽狂瀾,豈能如此容易的消滅春風莊。

  “方才老衲諸人再向甄施主致謝,卻被甄施主謙辭,這分虛懷若谷的精神,實在足為表率!”群豪亦紛紛出聲贊許。

  甄通窘紅著臉,道∶“哇!各位前輩實在把晚輩說得太偉大了,晚輩那有那么的偉大呢?”

  倏聽石碧卡叫道∶“阿通,大家對你說了那么多的好話,你總該請大家好好的吃一頓飯吧!”

  甄通正點頭,艾文仲已在遠處喝道∶“各位,城中各家酒樓或客棧,皆已備妥葷素酒菜,請逕行取用吧!”

  “哇!各位前輩,請吧!”石碧卡望著那些逐漸遠去的人群低聲問道∶“阿通,你真的如此大方呀?那可要花不少的銀子哩!”

  甄通瞄了伍旺一眼,道∶“我原本要送阿旺一千兩銀子,誰知他太客氣啦!我就替他出面請客啦!”

  石碧卡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我可要多吃一些啦!”說完,早已追上了遠處人群。

  甄通及九位掌門人不由哈哈連笑不已!

  (全文終)
上一章   阿通正典   下一章 ( 沒有了 )
波霸大膽好小子清源古月清風嘯江湖血劍殘陽劍嘯殘陽古龍殘卷之太錯花圖逆血江湖驍雄武林秘聞錄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阿通正典》第十八章 滛婦姧夫皆授首及阿通正典最新章節第十八章 滛婦姧夫皆授首-完結在線閱讀,《阿通正典(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阿通正典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bfxvpy.live)
江西快三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