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苞》第67章葉開04及《含苞》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含苞  作者:孟小蓓 書號:49380  時間:2020/2/11  字數:6864 
上一章   第67章 葉開(04)    下一章 ( 沒有了 )
  蟬衣(05)

  翌,陳若愚拿走了吳然的電腦。

  連同當年的黑色電腦包一起,拉鏈上吊著光的玻璃珠子暗了,摸上去也有不少灼手的劃痕。

  再次翻出舊物時,何知渺舌喉囁動。

  好似瞇起眼就能看見吳然的水綠裙子晃在桌邊。

  陳若愚隨意翻了翻成團的歷紙“時間過得真快,一晃神又到年底了,嘖。”

  “這學期沒怎么好好念書吧?”

  陳若愚摸頭“要是掛了還得補考,一準給老頭打斷腿。”

  何知渺輕笑“掛科還不至于。”

  “那可不一定,哥,我要不是因為夏秋,還真不一定能考上荔灣科大。”陳若愚賊眉抖了一下“那時候夏秋說一句——我不喜歡比我成績差的男生,我就能憋屈好幾晚。”

  何知渺聞言不吭聲,靜靜聽他說。

  陳若愚多心,喉嚨里捏出一句:“哥,我就是想跟你掰扯幾句我高中的事,前幾年你也不在家,聽了你別往心里去。”

  何知渺擰了把抹布,細細擦著電腦包上的落灰。

  “說吧,難得我們兄弟倆能說上點話。”

  “哎,其實也就是男同學和女同學之間那點破事。”陳若愚說“我一直想不起來我是怎么喜歡上夏秋的。”

  情不知所起,但曲終人散總有歸宿。

  “但我昨晚睡不著,把這兩年的事仔仔細細捋了一遍。”

  陳若愚噓聲“這兩年真是太累了,一家人手里就跟抓了把碎玻璃渣一樣,握緊了都是血,一道道地慢慢。”

  “說得這么文藝,倒是像夏秋的口吻了。”

  陳若愚笑說:“可不止這樣,我也想起來第一次見夏秋的情景,不是在新生報道當天,之前我一直記錯了。”

  何知渺手上一頓,饒有興致地問:“她…”

  “她是個很極端的人。”陳若愚點得透“不說我這樣的人,就是你這樣的人,對她也是要花心思琢磨的。”

  “哦?你今天感慨真多。”

  “我給你講了你就懂了,夏秋這個女生,很特別的。”

  就像當校園初見,何知渺眼神游離到十米開外,淡淡一問:“若愚,那人是誰?”

  就像陳若愚不緊不慢的回答:“夏秋,住琴湖墓地的。”

  就像何知渺暗暗思忖,墓地,有意思。

  恍若隔世,葉片隙間透著薄淺的光,此刻的南枝有點變了樣,味道離散開去,沒了清新氣。

  就像高一那年的開學

  九月一號,千千萬萬個日子里的一天。

  明明一點都不平凡,觸碰往昔就能為后所有走過的彎路奠基,卻恰好被陳若愚忘了,才想起。

  夏秋初一之前都是在荔灣度過的,寒暑假才會回南枝,人生地不的狀態讓她在自己出生的地方,卻著實像個異鄉人。回來那年,也十分狼狽。

  她拖著一條打著石膏的腿,連行李都推不動。

  見著外婆她也不是很親,只是低聲述說自己可能要長久住下去了,倉皇得誤以為自己是個累贅。

  夏秋什么也沒說,靜靜住在了南枝的水邊。

  性格孤僻,近乎不愛開口,歷歷都被外婆收盡眼底。雖說夏秋小時候就喜靜,但怎么也不至于這樣。

  外婆也從來不問她這些年過得怎么樣,有沒有幾個要好的小姐妹,就連夏秋腿骨折這事,也是后來她打電話給夏秋媽媽問的。

  外婆知道她不樂意說。

  要不是夏秋沒人照顧,她又怎么可能在路上被撞倒在地,寧可報出班主任電話,也不聯系父母。

  就這樣平靜過了兩年。

  夏秋越長越細,眉眼秀氣,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也給她引來了不少沒必要的麻煩。

  蔣明卉就是其中之一。

  初中時代,班級里總分成幾小撥團體,你跳你的皮筋,我踢我的毽子。

  課間三五個人圍在一起心娛樂圈誰跟誰好了,誰跟誰又撕了。

  一包味仙從東頭傳到西邊,回到手里也就剩個碎屑渣子,嘬一下手指才有味兒。

  可每個班也不乏一個領頭的“大姐大”或是潑辣麻利,或是家境優渥。

  蔣明卉就算是夏秋班上的大姐。

  反正有事兒她愛出頭,運動會也總能在別的班面前端出好幾箱礦泉水來,隨便喝,喝不完澆運動員頭上。

  干嘛使?不為別的,就喜歡冷水澆到那頭板寸上的酣暢。

  就算那頭板寸也不過是跑得快的兩條腿動物,但到了蔣明卉眼里,那也賽過吳彥祖。

  逢人懟她,她也要捋起袖子嚎道:“情人眼里出西施!你們懂個!”

  女孩兒們都不傻,一來二去也就沒人跟她抬杠了。

  自討沒趣么不是?

  夏秋向來不參與她們的話題,一來是她向來每月按時買《半月談》,沒什么渠道關注明星花邊。

  再者,她也分不清班上女生嘰嘰歪歪說的都是哪些人。

  偶爾也有耳的時候,但大多數時候她都偏著耳朵聽,對不上臉。

  直到有一天晨讀蔣明卉因為一張“合照”而把夏秋鎖在女廁所一整夜。

  夏秋才恍然大悟道:“哦,原來是他。”繼而靠在門后,捻著那張合照木然地說:“好像不認識。”

  是真話,是真的不認識的。

  但是這跟蔣明卉相不相信毫無關系。

  就像這年頭動不動就有人扯著嗓子喊“你要是不答應跟我在一起,我就一頭撞死在你家門口”

  聽起來可笑且跟自己毫無聯系。但不好意思,倘若那人死不死地真就這么去了,那他身后的爛攤子絕對有你一份心理負擔。

  畢竟尋常人心都是血糊成的窗花紙,一指頭過去也就捅破了。

  哪有什么跟自己無關呢,其實也都不重要。

  就像抬眼看別人跳樓,然后起哄似的喊:“你怎么還不跳哇?我脖子都仰酸了,你倒是跳啊!”這樣的事,夏秋從來只是想想。她想,她大概是不會去湊熱鬧的。

  鎖也鎖了,人也散了,幸好女廁所的燈是聲控燈。

  她一夜跺腳取暖,累了就靠在較為干凈的角落,也不是照樣能活下去。

  過一天是一天,夏秋沒哭沒鬧,甚至饒有興趣的想起了長征。

  吶,你看,以前不相信所謂的二萬五萬里長征靠腳走。

  現在想想,好像也還是有可能的。

  畢竟一夜過去,夏秋沒被嚇死,也沒被熏死。

  更沒留下什么不可預見的心理陰影。

  陳若愚那時候在夏秋的隔壁班,終遲到,又錯過了輪番上陣的好戲。

  夏秋外婆放心不下,起早到學校瞄了一眼,見夏秋端端坐在桌前才放心。

  站在后門輕輕喚她,把手上捎的一碗紅糖糍遞過去“秋兒,你把這個給你同學吃。”

  夏秋倦了,深深地眼溝里凈是疑惑。

  外婆細語道:“你昨晚在同學家里復習,到底是麻煩人家了。”

  “哦,她們想的真周到。”夏秋接過來,囁嚅道:“我會好好謝她們的。”

  …

  別的沒聽著,陳若愚趕到隔壁教室的時候,恰好聽見末句帶著戾氣的話。

  別人怎么聽的他不知道,反正他是覺得這句不善。

  鬼使神差地,陳若愚放學后,打完球,跟上了夏秋。

  夏秋一貫最后走,一來是她實在磨蹭,再者,她經常在學校里寫記。

  寫完了才回家,好像是因為跟外婆同住一屋,不方便存著小心思。

  這些陳若愚當然不是打聽來的,他沒多大興趣,也沒覺得夏秋多漂亮。

  那時候他心里裝了籃球,除了赤木晴子,他就只愛王祖賢。

  所以,這些都是從蔣明卉那個體育生男朋友嘴里聽到的。

  蔣明卉的男朋友是陳若愚的同桌,烏泱泱一片汗臭味里的香水小哥。

  誰都知道他暗戀夏秋,喜歡到恨不得把眼珠子摳到夏秋身上去。

  但蔣明卉不知道,反正她知道也會當做不知道。

  陳若愚悄悄跟著夏秋后頭,但也不怎么躲藏,就只是隔得遠。

  一路上不過十幾分鐘,他就已經想清楚了早上的事。

  可不就是最惡俗的“三角戀”?

  誒,真是一群無聊的人啊。

  七點多鐘,隆冬的天色已經徹底沉了。

  蔣明卉和幾個女生繞遠路吃完了關東煮,逛了書店,買了磁帶,然后去了趟公廁。

  像是料到如此似的,夏秋用最原始的辦法用木死堵住了門口。

  女孩兒們嘻嘻笑笑的聲音猶在,夏秋卻不著急走。

  路邊有竹篾籠子,是給漢住的,偶爾也有醉漢搖搖晃晃,夏秋知道的。

  她最喜歡快出南枝鎮子的地方了,她都去過。

  雖然偏僻、荒蕪,但是這地方通往外面,總能開出花來。

  陳若愚像是在觀賞一部默片,他站在轉角的墻面后,連眼睛都看得不舍得眨。

  夏秋去竹篾籠子里扶了個醉漢出來,看她的表情,看不清,不過大概不太好。

  醉漢實在狼狽,衣角還印著吐過的痕跡,黏糊糊的看著惡心。

  夏秋開門將他推進去,踉蹌聲還沒入耳,蔣明卉的驚叫聲先刺破窗戶。

  里面會發生什么事,誰也不知道。可陳若愚卻心驚。

  夏秋掛回木,轉身幽幽看了他一眼,也許是太緊張才造成的錯覺。

  但現在回想,陳若愚覺得她確實看過他。

  深深看了她一眼,不乏鄙夷和無恐,但也沒有多少叫囂的意味。

  事情不嚴重,醉漢只是醉漢,沒有變成小說里的強/犯。

  記憶到底是記憶,是不是夏秋…

  陳若愚也不敢信了,應該是吧。

  只是后來,他們再也沒有見過蔣明卉和她的小姐妹了。

  …

  陳若愚說完不寒而栗,沒想到隔了這么久,他再次回想時,卻還是跟考場上空白的物理軸題一樣令人畏懼。

  何知渺是個絕佳的聆聽者,其間他沒有絲毫的不耐煩,也沒有打斷他。

  只是聽完后,淡淡說:“我知道,夏秋跟我講過。”

  陳若愚噓聲“誒——原來是真的,我一直懷疑這件事是我的夢魘。”

  “是真的,只是她沒你講得那么滲人。”

  “這還不嚇人?她那時候的一回眸,冷幽幽的目光像是要我的脖子剜斷。”

  何知渺聲音暗啞,發白“她只是被抓包以后倉皇逃走了而已。”

  “哥…講真的,你不覺得她很可怕么?”陳若愚道“這不僅僅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啊。”

  陳若愚心有余悸,補了句:“那時候她可才十三、四歲哇,簡直是同態復仇法!”

  何知渺拿水杯捂在胃上,聲音溫柔:“她都算計好了。”

  新開的關東煮店是她假裝無意推薦的,公廁是天意,夏秋暗暗篤信:如果她們走進去,她就動手。

  醉漢是個邋里邋遢的小矮個男人,憑蔣明卉的潑辣和她兩個小姐妹的拉扯,吃不了虧。

  何況那條路,每天晚上十點,總有一輛運木材出鎮的卡車經過。

  說這話時夏秋睡意朦朧,眼睛是而亮的。

  她在何知渺的口上蹭了幾下,問:“你是不是覺得我太極端,也太記恨了?”

  何知渺寬慰地摸摸她光滑的背脊“沒有,你不是極端。”

  “其實我沒那么恨她們,真的,可我就是想讓她們嘗嘗那種能聽到蚊子哼的滋味。”

  夏秋說得帶笑“真的,那時候我覺得我都能聽出不同的聲波來。”

  “夏秋…”何知渺言又止“你藏了不少事在心里。”

  夏秋說:“以后慢慢跟你說,但我不偏執,也不極端,你要信我。”

  “好,你說了,我就信。”

  …

  “哥?你沒事吧?”陳若愚上前扶著往后退了一步的何知渺“你臉色太差了!”

  何知渺抿緊,顫微了一步“胃疼,老毛病了。”

  “真不是我說夏秋…讓你心里不痛快了?”

  “不是。”何知渺捋了一把他的后腦勺“我還不了解你。”

  陳若愚被他說得反倒不好意思,支吾道:“我就是覺得…”

  “什么?”

  陳若愚篤信“你們不合適。”

  何知渺靠窗坐下,疼得眼角皺起,陳若愚蹲在他身側“哥,我說真的。”

  “我知道。”

  “你不知道,我說著話不是要拆散你們,好讓自己有機會趁虛而入。”

  “嗯。”“我是真覺得你們不合適,太相似了。”

  何知渺擠出一絲笑容“怎么說?”

  “你們倆都太知道怎么保護自己,怎么得到自己想要的了,活得明白,拎得清楚,太極端。”

  “活得明白不好嗎?”

  陳若愚搖頭,苦笑道:“對我這種俗人當然好,但是對你們…不好。”

  “真的不好。”陳若愚絮叨“你們的世界,不是黑,就是白。”

  “除了你們彼此,誰也進不去。”

  “可是——如果有一天,你們發現彼此不是那么黑,那么白,那么純粹呢?”

  何知渺背上已經汗涔涔,嗓子眼兒有血腥味,憋了口氣說:“不會。”

  “為什么不會?這世上哪有什么絕對。”

  何知渺眼前花了一陣,不住泛起的痛,一口血吐了出來。

  一小口,淋在了花盆上,一點在土里。

  “哥!”

  何知渺抹了嘴角的殘血,擺擺手。

  “我沒事。”他口氣“好多了。”

  “你到底怎么了?!”

  “胃疼,最近事情多。”

  “真的?”

  何知渺點頭。

  靜默了一會兒,何知渺氣也順了,對他眼前這個垂頭喪氣的弟弟說:“去我房間拿盒藥來,別坑著頭了。”

  “好,好,我去拿。”陳若愚立刻起身“胃藥是吧?算了,我把藥箱都拿過來。”

  “行,去吧。”

  陳若愚前腳出門,龐亦的電話就打了過來,是私人號碼。

  他剛進公司的時候就聽龐亦說過,除非是緊急事,否則他不太用這個號碼聯系人。

  何知渺接通“出什么事情了?”

  龐亦也不玩虛的,快人快語“夏秋找我幫忙,問我要是她沒參加期末考試,影響畢業的話,能不能找找學校領導。”

  何知渺:“…什么叫沒參加期末考試?”

  龐亦瞪了一眼身邊做錯事委屈兮兮的陳言,說:“就是,夏秋回國了。”

  “什么?”

  龐亦懶得管這些破事,不耐煩地說:“是,她回國了,我怎么知道為什么。”

  “陳言呢?”

  “她也不清楚,你問我就行。”

  何知渺:“…”…

  匆匆掛了電話,何知渺有些失神,他一時捋不過來最近發生的事。

  直到他看著視頻探頭閃爍不定的紅燈,他才憤懣得一腳踢開腳邊的椅子。

  糟了,她一定是看到了昨天若愚舅舅來找他的情景。

  那…她也一定知道他受傷了!

  陳若愚拿完藥回來,見他臉色更加淡白,趕緊上去:“怎么了?是不是更不舒服了?”

  何知渺呼吸不暢,有種想立即親自把逃課的“女兒”帶回家教訓的沖動。

  “哥——”

  “嗯?”何知渺回神“我沒事。”

  “那你怎么…”

  何知渺答非所問,又像自言自語。

  他默念:“夏秋,她不是極端…她是太極致了。”

  送一朵花,愛一個人,念一段情。

  從頭至尾,極致到除了生死,絕不放手。
上一章   含苞   下一章 ( 沒有了 )
一切全拼演技家長駕到動了情一雪前恥你有權保持沉醫見鐘情影帝被我承包你終于來了總有刁民逼朕無可取代的你子寧不嗣音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孟小蓓最新創作的免費言情小說《含苞》第67章 葉開-04及含苞最新章節第67章 葉開-04在線閱讀,《含苞(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含苞的免費言情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bfxvpy.live)
江西快三开奖查询 期货配资教您如何分辨真假盘子 大众版单机麻将 德国赛车德国飞艇 p62走势图 免费麻将下载安装 大发快三公式 王中王四肖期期准 幸运快3技巧 重庆百变王牌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三分彩开奖不一样 哈尔滨麻将游戏下载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主要包括完全复制法 国际棋牌官网 中原河南麻将手机版下载 江西11选5五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