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動》第45章把婚求了全文完及《撩動》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撩動  作者:蘿卜兔子 書號:49390  時間:2020/2/11  字數:11627 
上一章   第45章 把婚求了(全文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辰涅原本以為,自己都說到這個程度了,孫戧即便不驚訝,也該有些表示。

  可孫戧停住腳步,轉頭,朝她笑了笑,竟然說:“也真是奇了怪了,鄭優自己的妹妹自己十年沒見到,倒是一下子冒出兩個人說曾經見過?”

  辰涅一愣,下意識就道:“還有誰?”

  孫戧嘲諷道:“是啊,還有誰,說不定過兩天又會冒出第三個第四個說見過的呢?”

  辰涅聽出這話中的諷刺,沒有再問,但心里卻還在想,到底是誰?

  她堅持道:“不管怎么樣,請把這話帶給鄭優。”

  孫戧擰眉,不甚愉快的模樣:“話當然還是會帶,不過你也別指望能有什么結果。”

  辰涅:“什么意思?”

  孫戧轉頭看她:“意思就是,不管你背后到底想做什么,鄭優都比你們想象中冷靜得多,你讓我帶的這話,未必能起到你想要的作用,至于你想做什么,呵,不就是想見見她本人嗎?”

  辰涅沒有兜圈子:“我就想見見她。”

  孫戧:“見了又能怎么樣?勸她放棄,別給厲氏和涼山找麻煩?”

  辰涅搖頭:“不是你想的這樣。”

  孫戧:“你敢說你今天找我不是為了厲承?”

  辰涅看著他:“我為了我自己。”

  孫戧嗤一口:“為了你自己?你一個網紅大美女,能和這種事扯上什么關系,還為了你自己。”

  孫戧之后不再多言,轉身離開,辰涅也不糾,心道她要見鄭優又不是只有孫戧一條路可以走。

  可當天晚上,她又忽然接到了孫戧的電話,上來就問:“鄭優和你在一起?”

  辰涅愣了下,回道:“沒有。”

  孫戧口氣很急:“你別騙人,在就在,不在就不在。”

  辰涅口氣冷下去:“我說了沒有,就是字面意思,你一個記者,難道聽不明白?”

  孫戧這才似自言自語一般道:“不在,竟然不在…她明明答應我最近哪兒都不去的…”

  辰涅拿著手機聽了一會兒,越聽越不對,問那邊:“你是不是聯系不上鄭優了?如果要找人,你最好說準確一點。”

  孫戧起先沒有回答,過了好一會兒,聲音從另外那頭緩緩傳來:“她剛剛給我發消息,她說,不麻煩我了,她找到妹妹了,她要去報仇。”

  辰涅一驚,報仇?

  她要去哪里報仇?

  孫戧說完,急急忙忙又道:“現在我打她電話打不通,也完全聯系不上她,辰涅你要是認識朋友有門路,能不能幫忙找下她,她給我發的消息…我怕她做傻事!”

  辰涅問:“她不可能突然這么說,你想想看她最近都見了誰?是不是受了什么刺?”

  孫戧大喊道:“還不是你們這些厲氏的,一個個都說見過她妹妹,我本來以為她夠冷靜不會理睬的。”

  辰涅一愣,厲氏的?

  “誰?你說誰?”

  孫戧:“就是厲氏的,什么經理,姓陳,叫什么…陳楓林。”

  鄭優給孫戧發那樣的消息,在辰涅看來,幾乎等同臨終留言。

  辰涅太清楚了,無望的背后是萬丈深淵,尋死不過點頭地,對什么都沒有的人來說,死亡不過是解,并不是大不了的事。

  鄭優尋妹十年,十年里沒有放棄,最后卻留下這樣的只言片語,可見她在尋找妹妹的這條路上,真的快走到頭了。

  辰涅先給厲承電話,沒有通,提示不在服務區,只能轉頭打給秦微風。

  秦微風不知道在哪里醉生夢死,一接電話,上來就喊嫂子。

  辰涅沒理,當即問:“厲承呢?我找他,沒打通電話。”

  秦微風哈哈道:“你當然打不通,他現在應該在飛機上吧,你等會兒再打,哎呀,其實也不用,過不了多久不就能見到了嗎?”

  找厲承又不是為了談情說愛,辰涅心里有正事,便索直接道:“秦微風,你喝醉了嗎?沒醉就清醒一下,幫我個忙,我這里有急事。”

  秦微風那邊頓了頓,過了一會兒,大概人清醒一些了,聲音也正常了許多,問她:“你說,我聽著,承哥不在,有什么找我也一樣。”

  辰涅:“好,你幫我打聽一下,陳楓林現在的住址,最好能查到他現在在哪里。”

  秦微風奇怪道:“陳楓林?你找他干什么?”

  辰涅:“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你先想辦法幫我查一查吧。”

  好歹跟著厲承做事多年,秦微風一聽這話,果斷沒有再問,嗯了一聲,說等會兒給她回復,就掛了電話。

  不多久,電話打回來,秦微風上來就道:“打聽到了,他回涼山了。”

  辰涅:“你確定?”

  秦微風:“確定,這老兔子那么多窩,我還不得打聽清楚了,涼山大寨那邊我特意找人問了,問了好幾個,大家都說他回來了。”

  辰涅:“好,謝謝你。”

  說完就要掛電話,卻被秦微風哎哎兩聲叫住:“你等等,還有件事…”

  辰涅:“什么?”

  秦微風語氣不似剛剛,猶豫了一下,才道:“我打電話回大寨的時候,有人和我說,厲承今天也回大寨。”

  辰涅一愣:“厲承去涼山了?”

  秦微風:“我也不是很清楚,還不確認,但大寨那邊是這么說的,說厲承給他們打過電話,說他飛機有些晚,讓他們晚點閉大寨,給他留個門。但我以為他是回去見你,看來是我猜錯了。”又問:“他今天有和你說什么?”

  辰涅:“沒有,他沒和我說回來,也沒說回大寨。”

  秦微風:“那真是奇怪了。”

  厲承飛機抵達后,剛開機,就接到了辰涅的電話。

  上來就問:“你回涼山了?”

  厲承有些奇怪:“我剛到,出來得有些急,沒提前和你說,你怎么知道的?”

  辰涅:“我有事找你,沒找到,就問了秦微風,他起先也不知道,但我要找陳楓林,他幫我查的時候,聽你們大寨的人說的。”

  厲承腳步瞬間一頓,眉頭擰起:“陳楓林?!”

  辰涅沒什么好隱瞞的,把和孫戧見面到孫戧給她打電話找鄭優的事全都簡單說了,最后道:“陳楓林找孫戧,說他知道涼山十年前的事,孫戧根本沒理,因為陳楓林在他眼里就是你們厲氏的人,但鄭優私下里有沒有見過陳楓林孫戧也不知道,現在她人不見了,又說要報仇,不知道是不是去找陳楓林了。”

  厲承很冷靜:“我回大寨會讓人注意看看鄭優在不在。”

  辰涅卻突然道:“厲承,你為什么突然回去?”

  厲承沉默了一會兒:“這件事我改天再和你細說。”

  厲承的確沒有在電話里多說什么,簡單安撫辰涅就掛了電話,坐上回涼山的汽車,行了許久,才抵達涼山,回大寨時,已接近凌晨。

  這么多年,厲承已鮮少回來,雖然涼山再不是他記憶中過去那封閉的山野,但印象里,這里的腐朽和落后從未變過——尤其是這里的人。

  大寨還給他留了門,知道他回來,寨門才徹底閉上。

  他尋著熟悉的路找到了陳家,大門緊閉,門口亮著一盞燈。

  他事情多,還有工作,并沒有時間久留,更不可能等一夜過后次再聊,回來后,直奔陳楓林家。

  大門敲開后,陳家院子里孤獨地亮著個燈籠,陳楓林的身形在半夜里仿若鬼影,他將厲承讓進門,幽幽道:“我就知道,你今天肯定會回來。”

  厲承無聲進門,臉上沒有半絲表情,進了屋子,坐也不坐,直接轉身看陳楓林,問道:“說吧,你什么意思?”

  陳楓林怪異一笑,道:“沒什么,就是年紀大了,又退休了,閑下來,就翻翻舊物,又想起一些往事而已。”

  厲承冷冷道:“你翻出來的舊物,就是你給我發的那張照片?”

  陳楓林在廳里坐下,幽幽道:“是吧,照片,一張照片,可是能讓人想起不少事情的,比如說,十年前。”

  厲承冷笑:“虧得你還記得十年前。”

  陳楓林抬眼看厲承:“我記不記得不重要,你記得不就行了。”說著,從手邊拿起一本書,翻了幾頁,拎出一張照片。

  那照片的邊角在燈下已有些泛黃,但這并不妨礙它向世人展示刻錄下的客觀內容,而可以定格時間的,大概也只有照片。

  現在,那張照片在陳楓林手里,內容,則清晰的印在其上——渾濁的泥土,焦黑的尸體。

  明明是可怖令人作惡的畫面,陳楓林卻能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目光落在其上,幽幽的,似乎穿過時光,落向十年之前。

  厲承看著陳楓林,臉色越發不耐,陳楓林卻幽幽開口道:“說起來,當年那女孩兒要是不死,現在你們孩子都有了吧。”

  厲承冷冷道:“你費心的事還真多。”

  陳楓林不理,繼續看著那照片,口氣散漫道:“當年,涼山還沒發跡的時候,你要是不那么倔,把婚給結了老老實實生孩子,也不至于有那個結果。乖來怪去,又能怪誰?”

  說完,將照片放到桌上,輕輕一點:“你十年前沒親眼看到,現在,也不算晚吧。”

  厲承瞥那照片一眼,冷冷問:“什么不算晚?”

  陳楓林幽幽道:“那個女孩子,那個你不肯結婚還拼命想要送走的女孩兒,早就死了。”

  厲承又向那照片看去,眉頭悄然擰起,目光森冷。

  陳楓林繼續道:“其實當年就該告訴你,但猜到你可能對那女孩兒上心了,就沒說,這么多年,我想你也該放下了,索就全部告訴你吧。這是我們當時在山下發現的,找到的時候便這樣了。你看到了,人沒了,早死了。”

  厲承神色冰冷,抬眸看陳楓林,陳楓林也抬眼回視他,可心中卻奇怪,厲承為什么會是這樣的神情——

  不應該,不應該的,他對那個女孩兒那么上心,當年為了將人送走,不惜和族人翻臉,如今知道送走的人其實早在十年前就死在了山下,怎么可能只是這個表情?

  陳楓林直覺不對,可他到底不是誰肚子里的蛔蟲,厲承想什么,他自然不知道,他只是對厲承的反應有些失望,沒有預料中的回應,難道是他預估錯了?

  厲承不喜歡那個女孩子嘛?十年后的他難道已經心硬到這個程度,聽到這個消息,還能不為所動?

  陳楓林心中不停分析,本來還想再說些什么,此刻卻心中打鼓,猶豫了一番,正要開口,卻聽厲承道:“哦,原來你同我提十年前,又特意引我回來,就是為了說這些?”

  陳楓林一愣,將那照片拿起來,舉向厲承,瞪眼道:“我告訴你這些,你難道不覺得難過嗎?”

  厲承看也不看那照片,冷冷道:“難過?我為什么要為一個死人難過?我只是覺得羞,為有你這種貪心不足的族人覺得羞?”

  厲承:“不要以為,我猜不到你為什么現在告訴我這些。厲氏待不下去了,梓沅的項目馳騖也不會和你合作,你就只剩下這種籌碼?然后呢?想看我痛苦,然后退步,再求著你告訴我當年那女孩兒的埋骨地?呵,陳楓林,你活了一把歲數,這幾年真是越活越倒回去了。你不是十年前的陳楓林,難道還覺得我是十年前的厲承?”

  陳楓林定在當場,不可思議道:“你難道真不想知道?”

  厲承走近兩步,在陳楓林瞪大的目光中緩緩抬手,拿起那張照片:“不想。”

  陳楓林臉色一白,進而很快紅了脖子,似乎不愿意相信事情再次超出自己的掌控,瞪圓了眼,又很快大聲道:“那你就一輩子別想知道。”

  厲承冷冷道:“隨便吧。”

  說完,直接抬步走人。

  陳楓林看著他,越發惱怒,盯著他離開的身影呵斥道:“既然你說隨便,那這種外人的尸骨根本沒有留在涼山的必要,我馬上叫人去把她的墳扒了!”

  厲承頭也未回。

  當天,他代寨子里值得相信的年輕人,讓他們看住陳楓林,再留意有沒有奇怪的陌生女人,便又連夜離開大寨,自己開車回g市。

  除了那張照片,什么也沒帶走。

  等再見辰涅,已是次早上。

  辰涅一大早聽到門鈴聲,開門一看,嚇了一跳:“你不是在涼山嗎?”

  厲承進屋,將門合上,輕輕將她擁入懷中:“涼山沒有你,當然得回來。”

  紅暈悄然爬上辰涅的臉頰。

  厲承吻她的額頭:“想我了嗎?”

  辰涅趴在他懷中,點點頭:“想,特別想。”

  厲承:“我也想你。”所以一定要連夜回來見到你,不管路途多遠,無論行程多累。

  吃完早飯,厲承還沒休息就連接了幾個工作上的電話,辰涅見他臉色精神都不是很好,猜測他連夜未睡,便催他補覺。

  厲承卻搖搖頭,將辰涅拉到桌邊坐下,認真道:“有些事,問問你。”

  辰涅卻突然想起什么,也問:“你先告訴我,你在大寨看到鄭優了嗎?”

  厲承:“沒有。”

  辰涅心里的石頭沒落,反而吊得更高,她有不祥的預感,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道:“你要問我什么?”

  厲承:“十年前的事,當時我送你離開涼山,下山后,你有沒有遇到什么人?”

  辰涅一愣,沒有立刻回答,反而垂眸,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緩緩抬眼,點頭道:“有的。”

  厲承看著她:“之前從沒聽你提過。”

  辰涅笑了笑,十分勉強道:“以前的事,你不問,我自己當然不會去想,更別提和人主動說了。”

  厲承抬手,掌心覆在她的手背上,輕輕一捏:“一切有我。”

  辰涅抬眸回視他,沒有心慌,心中很平靜,也很溫暖,那些過往,如今竟再也無法影響她,她能平靜的回憶,淡然在腦海中與那些回憶面對面了——

  十年前,十年前被送下山,她并不是直接險遇到了好心人,恰恰相反,她從狼窩出來,又遇到了餓狼。

  那時,她從山上下來,已奔走數個小時,又累又餓,看到人,尤其是女人,心下撤掉些許警惕的同時也再也無法支撐柱,直接暈了過去,再醒來,身邊坐著一個女人,在給她喂水。

  那女人見她醒了,笑笑,問她餓不餓。

  本能讓辰涅又警惕起來,她不應答,只是看著那個女人,那女人見她不言語,又如此警惕,便拿個兩個饅頭遞過來,送到她眼前,對她笑笑道:“吃吧。”

  辰涅沒有被兩個饅頭收買,恰恰相反,她心中更為警惕,只因為她從小便知道,陌生人不會隨意施舍微笑,尤其對她這樣來路不明的女孩兒。

  可那個女人偏偏對她笑,好像是在用笑容安撫她,更像是用微笑來贏得信任。

  偏偏,辰涅不相信微笑,忌憚陌生人。

  她沒有吃那兩個饅頭,本能里坐起來,瑟縮團著身體,保護自己。

  那女人如同一個天上掉下來的慈母,見她不說話,又害怕的模樣,就開始耐著脾氣溫柔同她講話,問她叫什么名字,多大,父母在哪里,怎么會逗留在附近,是不是和家人走失了,問的最多的,就是家人。

  問得越多,辰涅心中越冷,不止因為她沒有家人,還因為,她心中多少明白,這樣的詢問其實是試探,探她到底是孤身一人,還是有其他家人在附近。

  只有問沒有答的對話在不久后很快進行不下去了,搭起的帳篷外,忽地傳來男人用方言罵罵咧咧鄙的喊聲。

  辰涅聽不懂,但知道,那絕對不是好話。

  外面的男人和面前的女人,也絕對不是好人。

  終于,那女人撕下了面具,冷著臉,上來就要甩她一巴掌。

  這條命是好不容易被人拉回來的,辰涅發過誓,要好好活著,不作踐自己,也不可能就這么讓人作踐,那女人撲上來的速度快,辰涅反應更快,躲開那巴掌,就去推那女人。

  女人大叫,喊人,拉著辰涅,似乎謹防她會逃跑,又掐又打,很快外面的男人沖進來,手正要落下,辰涅一推那女人,女人剛好撞在男人身上。

  辰涅抓著機會,立刻不管不顧朝帳篷外沖,沖出去的時候,一眼看到被綁著胳膊扔在地上的另外一個女孩兒。

  幾乎是瞬間,對上了那女孩兒木然的沒有半絲神采的目光。

  顧不上那么多,辰涅朝前面跑,飛快地跑,不停跑,耳邊似乎又聽到身后男人女人的咒罵和追趕,又似乎只有風聲,被絆倒,就自己爬起來,害怕得一邊哆嗦一邊跑,也不知跑了多久,終于見到一條路,見到了路上有人,力竭,徹底暈了過去。

  再然后,辰涅很幸運,他被救了,醒來的時候,是在醫院。

  這段經歷,辰涅從未和任何人說過,如今厲承親耳聽到,只覺得心驚跳。

  如果,如果那個時候辰涅沒有跑掉,會經歷什么?遭遇什么?人生還能否走到今

  一切都無法想象。

  厲承沒有說話,直接站起來將辰涅拉入懷中,擁在前,緊緊抱著,親吻她的臉頰和額頭:“沒事了,都過去了,現在有我。”

  辰涅趴在他懷中,閉著眼睛:“我沒事,是你太緊張了。”

  厲承突然有些后悔,他那時候也太年輕,做事思考不夠,他想到將她送走,卻沒想到她能不能安全抵達山下,終究是他疏忽了。

  只是足夠幸運,命運終究垂青了他們。

  辰涅趴在厲承懷中,無比貪戀,都不想起來,就這樣被他擁著,靜靜道:“還好那時候跑得快,那兩人也沒繼續追我,我運氣好,也沒再遇到壞人,還有好心人將我送到了醫院。”

  厲承手臂又緊了緊,只要想到十年前竟然在她身上發生了這樣的遭遇,心中便覺得鈍痛不已,他甚至想,早知道會這樣,寧可不放她下山。

  幸好,真的幸好。

  陳楓林在大寨如今也只剩一處房產,親人早舉家外遷,孩子老婆近期都在海外,習慣了外面的世界,涼山的老宅早已成了空的房子,沒有半點煙火氣,哪怕大寨正值旅游旺季,那些熱鬧也通通與他無關。

  他如今已然有點走投無路。

  厲氏將他踢了出來,厲兆他不敢招惹,與馳騖集團的吳長安再無合作的可能,厲承也顯然有意架空他,即便他有心單干,如今也無力再白手起家。

  起先他還想著能回厲氏,總覺得厲承不該比他那大哥心狠,可如今看來,似乎不可能了。

  他開始焦慮,多年來的驕傲一點點被閑賦在家的生活給磨散,他的脾氣越發暴躁,越來越沉不住氣,煙癮越發大,經常半夜睡不著。

  偶爾間,他有了摧毀的念頭。

  只是一瞬間,這個念頭又被理智碾平,終究是涼山族人,毀了厲氏等于毀了涼山,也等于毀了自己。

  可他心中就是不服氣,越發憎惡,不知悔改,到最后,甚至有了再聯系那個記者把事情鬧大,又或者直接把照片貼上網絡的想法。

  這些念頭在他腦海中盤旋著,又一次次被他否認。

  這天晚上,他從老宅出來,一個人邊抽煙邊溜達,旅客絡繹不絕,他瞇著眼睛看這些人,總覺得像個笑話,這些人里不乏女人和小孩,他們要是知道這里曾經發生的那些事,他們還敢上山,還敢這樣玩兒?

  恐怕只會避之不及吧…

  這么想著,他嘴角勾出一個詭笑,也不想再閑晃了,轉身回家。

  進屋,剛將門合上,忽然覺得這屋子里不止他一人,轉身,被客廳燈光映照得昏暗的外廊上,站著一個人影。

  陳楓林起先嚇了一跳,定睛一看,竟是個女人。

  “你是誰?來我家做什么。”

  那女人從黑暗的地方走出來,直面陳楓林,說得也更為直接:“是你讓那個記者帶話,說有話和我講。”

  陳楓林意識到這人是誰:“原來是你。”

  次,正在辦公室走廊上抽煙的孫戧拿著自己的選題表,一頁頁翻過去,心中煩躁不已。

  他想幫鄭優,可選題報送主編處,卻被當場駁回。

  這個結果他多少也已料到,厲氏在本地財大氣人脈廣,想要阻止他發稿,一個電話就能搞定。

  可這反而更讓孫戧確定,涼山和厲氏就是心中有鬼。

  他琢磨著,鄭優如今不知所蹤又聯系不上,會不會也與厲氏那邊有關,難道她被錢收買了,就此停手?

  不,孫戧將煙頭碾在垃圾桶的煙灰缸上,擰眉想,不可能,她不可能放棄。

  就在此時,手機鈴聲響起。

  是個異地的陌生來電。

  接起來,喂了兩聲,那頭沉默。

  他正要掛電話,那頭突然傳來兩聲哽咽。

  孫戧一驚,意識到是誰,忙道:“鄭優?是你嗎?”

  電話那頭的聲音很平靜,好像剛剛的哽咽聲只是孫戧的錯覺。

  “是我。”

  孫戧忙道:“你在哪兒?”

  鄭優沒有回答,卻說:“孫記者,謝謝你。”

  孫戧不知這忽然的感謝從何而來,但職業本能,很快意識到肯定有事不對,他反而不再催促,沉下心,等著。

  果然,過了一會兒,鄭優又道:“孫記者,這段時間謝謝你,我找我妹妹這么多年,從來沒有人像你這樣幫過我。”

  孫戧沉默聽著,眉頭越擰越兇。

  鄭優的聲音卻越發空:“我妹妹,我大概找不到了,也沒法繼續再找了,這么多年,我也累了,不想再找了。”

  孫戧這才沉聲道:“你在哪兒?”

  鄭優:“…我在涼山。”

  孫戧不知鄭優又去涼山做什么,但直覺她這趟回去,肯定奔著什么,他正要問,鄭優卻再次開口了。

  這次,她平靜地說:“孫記者,你幫我報警吧,我殺人了。”

  陳楓林是被捅死的,法醫那邊解釋,總共六刀,三刀致命。

  警察趕到時,陳楓林早已身亡,而鄭優,平靜地坐在旁邊,什么表情也沒有。

  大寨景區因此直接閉門。

  消息第一時間就分別傳到厲兆和厲承那邊。

  厲兆正在國外,給厲承電話,讓他務必把事情處理好,最后又說:“事情的因由,原原本本的清楚。還有陳家那邊,安撫好,不管怎么樣,也是涼山的人。”

  厲承卻道:“有件事和陳楓林有關的事,原本我正在查,還沒查出結果,就出了這種事。”

  厲兆:“什么事?”

  厲承:“涼山腳下以前燒死過一個人,十年前。”

  厲兆當即警惕起來:“你是說,陳楓林被殺和你說的這件事有關?”沉默幾秒“無論如何,都不要讓公司牽扯進丑聞。”

  而警方那邊的調查卻并不順利。

  鄭優供認不諱,言明人是她殺的,至于原因,決口不提。

  厲氏下消息,新聞中也只有涼山景區發生一起謀殺案,沒人知道被殺的人竟然是曾經的厲氏高管。

  辰涅聽到消息,沉默了很長時間。

  不久后,拖厲承的關系,走程序見到了鄭優。

  沒有絕望,也沒有悲慟,鄭優坐在那里,眼里一派平靜的死水,她還朝厲承點了點頭,道:“我一直在等今天,就怕你不會來。”

  辰涅看著她,不知該如何開口。

  鄭優反而笑了笑,很輕松地樣子,道:“你是不是想問我,為什么那么做?”

  鄭優:“我和警察也說過,因為這樣我就徹底解了。”

  正常人,沒人理解殺人解這個邏輯,可辰涅卻懂,她尋妹十年,失掉了一個正常女人該有的生活,這么多年里,一面承擔著想要找到妹妹的責任壓力和情感,一面也負擔著跋山涉水長途而行過不上安定生活的痛苦和無奈,她一定想過不要再找了,到底為止,也一定想過,或許堅持下來,她總能有個答案。

  更甚至,她也恨過,恨過自己,恨過當年把妹妹拐走的人,甚至恨過那個十年沒有見過的妹妹,她恨自己的生活為什么變成這樣,更恨自己的無力改變。

  她順著那條尋找妹妹的路途,走到了今天。

  辰涅甚至猜到,她去見了陳楓林,其實并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甚至放能想象得出來,明明沒有答案,為什么還是殺了人。

  她只是想要一個答案吧,哪怕這個答案是錯的,但只要能終結這樣的生活,哪怕是錯誤的答案又能如何?

  但有些事,她還是要告訴她,必須告訴她。

  辰涅道:“我十年前在涼山下面見過一個女孩兒,但我不知道她叫什么,我只是逃跑的時候和她碰了一面。”

  鄭優眼底突然有了波動,垂眸,緩了一會兒,才抬眼道:“你見到她了?”

  辰涅:“是。”

  鄭優苦澀一笑:“那或許…是我妹妹吧。”

  可她們都知道,也有可能,那根本不是。

  可答案都已經不重要了。

  陳楓林拿出了那張照片,他對厲承說,這個燒死的人就是你十年前拼死要護住的女孩兒,而他轉頭又告訴鄭優,這個女孩兒就是你的妹妹,有人拐走她,涼山買下她,所以她才出現在這里,但最后她死了,不知道被誰殘忍地燒死了。

  這是個連陳楓林自己都不清楚真相的答案。

  而陳楓林大約也更沒料到,鄭優尋到一個不是結果的結果,緊接著,就要為自己的十年畫上一個句話——而這個句話,需要有人為此付出代價。

  既然是涼山,那就在這里結束吧。

  辰涅不知道答案,此后,也不再關注鄭優的案子。

  她想鄭家姐妹從一個悲劇的開端走向了一個悲劇的結尾,結果是什么樣,早就已經不重要了,因為這個世界總是如此,有人犯了錯,卻總是無辜的人為此受累,痛苦一生。

  辰涅后來辭掉了厲氏的工作,回自己的工作室,一改先前將工作丟給團隊的態度,半年里,一直埋頭賺錢。

  秦可可哭天喊地,每天都要給辰涅發辭職微信,第一天晚上發完,第二天早上照常上班。

  辰涅告訴她:“不要有太大壓力,反正我也知道你不會真的辭職,離開我這邊,你找不到薪水更高的工作。”

  秦可可切齒,在辦公室咬軟尺,又給某人發消息:“你養我!快說你養我!老板太沒人了,我要辭職!”

  很快那邊回他一個痛哭涕的表情:“我老板比你老板還沒人,我也要辭職!”

  秦可可憤怒地他:“呸!孬種!”

  那頭回她:“呸!我就是孬種!你有種和我生孩子玩兒啊。”

  秦可可默默擦掉臉上并不存在的眼淚,放下嘴里的軟尺,擦干凈,默默告訴自己,不要和秦微風那個智障生氣,畢竟那個智障器大活好長得帥薪水高,打著燈籠都難找。

  另外一邊的辰涅,卻被電話鈴聲打斷了工作。

  接起來,對方的聲音十分不

  “昨天晚上說等我飯局結束給我電話。”

  辰涅在看一份布料報價:“哦,我在加班,忘記了。”

  厲承:“加班聽不到手機?”

  辰涅:“靜音。”

  厲承:“今早也沒給我回。”

  辰涅這才放下布料冊子,笑道:“厲總,你這查崗是不是也太勤快了,我昨天晚上雖然沒接到你電話,但我加完班不就回家了,請問你昨天晚上摟著睡的女人是誰?難道不是我嗎。”

  電話那頭根本不接這話,卻道:“晚飯吃什么?”

  辰涅:“我要加班。”

  厲承沉默半晌,終于,沒忍住。

  “辰總,你空是不是讓我把婚求了?”

  “好啊,親愛的。”

  (全文完)
上一章   撩動   下一章 ( 沒有了 )
寫文大神是影我有特殊的睡星光羅曼史京洛再無佳人皮囊之下溫飽思贏欲媽咪已到請查世間始終你最我的美女主播鐘晴的幸福果盛夏之戀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蘿卜兔子最新創作的免費都市小說《撩動》第45章 把婚求了-全文及撩動最新章節第45章 把婚求了-全文完在線閱讀,《撩動(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撩動的免費都市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bfxvpy.live)
江西快三开奖查询 金屯在线配资 山水云南麻将安卓版 极速快3要怎样玩才不赢 靠谱理财 意甲联赛球队分布图 豪利棋牌捕鱼 微乐捉鸡麻将二丁拐技巧 26选5开奖结果今天一 血流麻将线下怎么玩 网易实况足球官网 茅台股份股票行情 幸运农场水果版走势 微乐贵阳麻将辅助软件神器 安徽快三十分钟一开的 3d图谜汇总牛彩网 未来云南麻将